猫说午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若遇浅香www.kaffehut.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祯一时只觉不寒而栗,仿佛他不是坐在养心殿中,而是坐在一个危机四

伏的荒岭迷窟中,时刻都会将他吞噬。

他不信自己身边连个可信之人都没有。

谢祯开口问道:“只一日工夫,案情当真已然清晰明了?”

赵元吉行礼道:“回禀陛下,诚如陛下所言,诏狱行刑,皆会记录在案,且行刑的人就那么几个,排查起来很快。”谢祯闻言,眉眼微垂,不禁思量。

此番三人被他亲自提审,而他们只招出两位从五品提举。

仅仅只是两个提举,如何叫他们敢送去如此大笔的银两?明显在他面前招出的东西不尽不实,他命锦衣卫用刑再审,可结果竟是三人皆亡。若当真是傅清辉,他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很清楚诏狱用刑的流程。三人皆因杖刑过重,内脏破裂而亡,但凡不是个傻子,一看便知三人死因有恙。诚如赵元吉所言,很快便能清查出来。傅清辉在他身边办事一向极为严谨,从不遗漏任何细节。这样的傅清辉,即便想杀人灭口,难道真的会办出如比蠢笨的事来?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人是他杀的吗?

谢祯缓缓从龙椅上起身,单手扶着腰间革带,在椅子前缓缓踱步。

不管到底是不是傅清辉所为,这三人骤然死去,便证明北镇抚司确实出了问题。

如今共有锦衣卫十五万人,职权各有不同。或做朝会仪仗,或做随行侍卫,亦有捕盗、刑名、护卫漕运、军后等职权。锦衣卫便是他作为皇帝,手里最后的底牌,最贴身的禁卫军。

而其中锦衣卫北镇抚司,则是皇帝最为信任和依赖的情报机构。

若北镇抚司出现问题,那便证明,如今这十五万锦衣卫,怕是也有些不大合格。他御极不久,并未腾出手来留意锦衣卫,正好借傅清辉一案,摸摸锦衣卫的底。否则,如今朝堂这般局面,再有一个漏洞百出的北镇抚司,他怕是会举步维艰,再次叫皇权沦为百官手中的利刃。谢祯静思片刻,心间有了主意。

他重新在龙椅上坐下,对赵元吉道:“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

“是!”赵元吉行礼应下,即刻下去提人。

谢祯看着赵元吉走出殿中,转头看向一旁的恩禄,唤道:“恩禄。”

恩禄忙转身面朝谢祯,行礼道:

"臣在。"

谢祯道:“等下,你也好好听着,莫走神。”

恩禄闻言一惊,再复面露诧异。

这一刻,恩禄看着谢祯,他忽地感觉,仿佛不认识陛下了。先是叫他去学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差事,今日又是叫他好好听着审人。陛下不是最厌恶宦官干政吗?眼下到底要做什恩禄如今也不敢擅自揣摩君心,只行礼道:“臣领旨。”

谢祯冲他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赵元吉便带着北镇抚司的三名锦衣卫,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中

傅清辉显然已知晓发生何事,进殿行礼后,跪地未起。

谢祯的目光落在傅清辉的面上。他虽双膝跪地,但腰背挺直,正直直地望着他,那双眼,仿佛在对他说,相信他。谢祯暂且未做表态,只问道:“胡坤、周怡平、邵含仲皆死于杖刑之下内脏破裂而亡。听说昨夜行杖刑的人,是你。傅清辉神色间有些焦虑,他蹙眉低头,道:“是。”

谢祯又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傅清辉忙抬头抱拳,陈情道:

“回禀陛下。昨夜是臣行的杖刑不假,但臣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完全知道该如何拿捏行刑时的轻重,怎会叫三人死于杖刑之下?”谢祯闻言,道:“言下之意,你不承认是你杀了邵含仲三人?”

傅清辉忙道:“陛下!臣敢以九族担保,臣绝对未做任何蓄意灭口之事!”

谢祯又问:“你可能证明此事与你无关?”

“....”傅清辉闻言语塞。

他怔怔地看着谢祯,双唇颤了又颤,就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他确实无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诏狱的记录中,确实是他施的杖刑。经件作检验,三人也确实死于杖刑之下。桩桩件件的证据都指向他,他要如何为自己辩解?如此确凿又指向清晰的证据,傅清辉实在无法为自己辩白,他只得再次行礼陈情道:“陛下,臣绝对未与任何人勾结灭口,还请陛下,再细查此案。谢祯静静地看着傅清辉,随后开口道:“诏狱本就是刑讯之所,又如何再行细查?傅清辉,你当真令朕失望。”“陛下....”傅清辉看着谢祯,双唇紧抿,再难言语。

谢祯抬手提一下衣摆,接着道:“锦衣卫镇抚使傅清辉,渎职失责,悖逆不轨。但朕念在其有功在身,不予重责。着,去飞鱼服,收绣春刀,贬为锦衣卫从七品小旗,自今日起,看守城门。”傅清辉闻言抿唇,随后行礼道

:“臣,领旨,谢恩。”

谢祯转头对赵元吉道:“带他下去,传沈长宇上殿。”

赵元吉领旨,同三位锦衣卫一道,带着傅清辉离开了养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诸朝看我直播乡村生活日常

诸朝看我直播乡村生活日常

南风不尽
【排雷:27章写李广,不要买!好奇就先去看话题楼,不能接受请不要买!】辞职后,林菱决定回老家陪伴爷爷安度晚年,当一名日常生活主播。 她定时直播,拍vlog更新一日三餐、种菜种花、改造老院子、开三轮进城赶集,帮退休教师爷爷给留守儿童开免费托班。 那天,爷爷又在龙眼树下支了个小黑板给孩子上课。 新号直播观影人数寥寥无几,林菱也不在意,拿来家里的西瓜、冰棍,分给孩子们一块儿听课。孩子们年龄不一,爷爷会给
都市 连载 22万字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开局成为柔弱虫母

十仪
时蕤玩了一款星际争霸模拟器的游戏,选择里面的大反派虫族去称霸宇宙,一路肝到最强后就弃游了。 但没想到弃游三天后他就无缘无故猝死。 再次睁眼,他居然是在流浪星域的垃圾堆里。 星际时代,种族众多,机甲浩繁,五岁幼童都能一拳捶碎巨石。时蕤还是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柔弱姿态,他只好抱紧别人的大腿,在夹缝中求生。 就在半个多月后,寄生种入侵流浪星域,宣拍纪录片的工作人员开启直播号召各国派兵救援。 众目睽睽之下,美
都市 连载 10万字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扶樱
【表面冰山实则温柔爹系哥哥x单纯娇气作精小美人,双天才设定,日常流团宠小甜文】被天才的父母兄妹包围,喻安安从小就知道,自己一点也不聪明,身体还不好,最适合乖乖被保护在家里,做一个幸福的小废物,每天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以为自己只要安心躺平,没想到被忙碌的父母打包带上了娃综!自从上了节目后,喻安安每天都在哭。 新手父母做的饭太难吃了,好几样食材都是他的过敏原;在田里劳作一天,娇嫩的手脚都磨破了皮;为
都市 连载 35万字
继兄不善

继兄不善

第一只喵
#“想好了吗?妹妹。”# # 踏进我的樊笼。 # 苏樱有三个继兄。 卢元礼骄横跋扈,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就是裴羁。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致使裴羁家庭离散,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直到母亲故世,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
都市 连载 23万字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璃言
12:00更新。下一本写《你不是喜欢我吗?》文案在下面球球收藏~岑希长得漂亮脾气好,从小被人捧着到大,就没有过不顺心的事。 直到大学开学,他惨遭滑铁卢。 新室友是个冷面直男。 染了一头银发,戴着个很凶的耳钉,后颈还有道黑蝎纹身,看着就脾气很坏,很叛逆很不好惹。 岑希小心翼翼,一点都不敢招惹他。 结果新室友入住的第一天,就把他给凶哭了。 - 岑希从来没受过这种气。 他很气,又很怕,到处躲着新室友走。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垂耳兔幼崽和大佬监护人

垂耳兔幼崽和大佬监护人

未悄
【推推完结文《帝国团宠凤凰奶啾》~】(每天12:00固定一更,根据评论区的热情程度随时掉落加更。期待大家热情!热情!)赛瑟纳林联邦百年铁律:禁止偷渡、贩卖、饲养垂耳兔。三岁半的小於小小一只,是雪白雪白的奶团子。可怜巴巴的幼崽被缺钱的父母卖给黑心贩子,在黑压压的走私船舱底部醒来,害怕地捂住自己的小耳朵。 星舰被执掌边防的联邦少将岑寻枝依法审查,蜷在一堆货品中的小於战战兢兢睁开眼,惊呆了。他还从没见过
都市 连载 2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