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冬为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若遇浅香www.kaffehut.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入学考核前夕。

今天是个大晴天,昆迈趴在窗边晒着太阳,修卡整理着明天要带去考场的身份证明等物,维尔利特则是在房间里做着俯卧撑。前两天阴雨,他都没法在清晨出去跑步锻炼,只能在房间里做些简单且不需要什么空间的运动替代。昆迈看着外面的街道,突然撑起身朝维尔利特喊道:“维尔利特,那个贵族家的又来找你了。”

“他的名字是席尔方斯,不要总是叫他贵族家的。”维尔利特稳稳地做完最后一组俯卧撑,直起身来做了几个舒展动作,随后从床上捞起自己的外套穿上。“哎,这才几天啊,我们的小维尔利特就变了心。”昆迈一手遮着脸,抹了把不存在的伤心泪。

“胡说八道,”维尔利特笑骂了一声,“别忘了午餐前去波莉阿姨那里削土豆。”

“知道啦,修卡呢,他呢!”自己要做工,小伙伴也别想舒舒服服。

维尔利特蹲在房门口换鞋,抽空答道:“修卡的控制力已经比你强了,他今天要去图书馆补充理论知识,明天可就是笔试了。”说来也奇怪,修卡长了一副优等生的样,可是理论成绩竟然比性格跳脱的昆迈要差不少,这两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互补的。自从那天相识后,维尔利特和席尔方斯一直保持着联系。不过因为下雨,都是席尔方斯主动来旅馆找维尔利特,按他的说法是下雨天出门容易打湿衣服,所席尔方斯也有捎带着修卡和昆迈去过两次,但两人很清楚自己是顺带的,可碍于席尔方斯的邀约太热情,直到第三次才终于成功拒绝。“久等了,我们今天还是去室内训练馆?”

“嗯,我带了佩剑,想拜托你陪我练一下和魔法使战斗的技巧。”席尔方斯拍了拍腰侧挂着的佩剑,那是一柄剑身略窄的双手剑,不过维尔利特不会认为它略窄就会轻,要知道席尔方斯手上的茧子可不是白长的。席尔方斯抬头看向趴在窗边朝他们挥手道别的昆迈,“你的朋友好像很害羞。

...你在说冷笑话吗?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每天蹭你的车啦。”

“可是我今天没有乘车来,好不容易不下雨了,我想和你慢慢聊天走过去。”席尔方斯不解地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少年,他似乎刚运动过,脖颈与下颌那片白皙的肌肤还透着浅淡的绯色。从旅馆到训练馆的距离比商店街到训练馆近多了,维尔利特也不担心训练时长的问题,“好啊,我记得从旅馆过去会经过一个喷泉广场?”“博恩广场,那边还种了很多德尼亚玫瑰。”

“白色的那些?这种玫瑰的名字和王都一样,是特产吗?”

“对,国徽底部的花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说着伸手指向路边一栋白色建筑旁插着的旗子,“底部的花是德尼亚玫瑰,顶部则是斯洛特鸢尾花。”两种花一个以国家为名,一个以王都为名,一上一下地拱卫着国徽中央斯洛特王国的略缩版图和版图之上的弓与箭。一个弓箭手为开国之王的国家,国徽上会是弓与箭也很正常吧?

那另外三个人类国家也是以开国之王的职业做为国徽元素的吗?

维尔利特思维发散着,有点跳脱地问道:“它们有花语吗?”

“有,德尼亚玫瑰象征忠贞、坚定的爱,斯洛特鸢尾则是自由、随性而为。

....所以国徽的意思是自由随性地坚定你的爱吗??

维尔利特被自己的联想逗笑,他戳了一下席尔方斯的佩剑腰带,“你的腰带上的金属扣好像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有点疑惑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今天佩戴的不是常用的那条腰带。

“我平时用的腰带不是这条,不过这个花纹确实是德尼亚玫瑰。”他伸手划过金属扣上凸起的花纹,“这好像是我姑姑去年送的生日礼物,佣人似乎是拿错了。”他收到这条腰带的时候还疑惑过为什么是玫瑰花纹,他的喜好和花实在沾不上半点关系。

“挺好看的,这不是挺优雅的吗?你常用的什么纹路的?”维尔利特不会让话题变冷,不过这句夸奖也是他真心实意的,那花纹确实很精致优雅,以至于他第一眼看到那个花纹的时候,还在心里怀疑席尔方斯是不是有点

羽骚属性在身上,没想到是拿错了

“你觉得没问题就好,我常用的是龙纹或者狮纹的金属扣。”席尔方斯伸出手指大致比划了一下对应的纹路走向,不出维尔利特所料,那龙纹是西方龙的轮廓。“好像挺威风的,希望我下次能看到。”

“当然,明天我来接你们....唔,明天我们考场见?”席尔方斯说到一半,突然想起维尔利特他们住的旅馆就是离学院大门最近的,徒步都用不了五分钟,特意乘车过去反而有点做作。“没问题,说起来你会因为马上要考核而紧张吗?”

“不会,虽然这样说有自夸的嫌疑,但如果我都无法通过考核,那武者院今年新生数量就该令人担忧了。”席尔方斯说到这的时候,眼中满是理所应当的自信,“你也看不出有担忧考核的样子,以我看来我们是一样的,如果无法通过考核,那魔法院今年也会是惨淡收场。维尔利特听完他的话露出一个有点挑衅意味的笑容,但因为他的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破镜重圆文女主不想he

破镜重圆文女主不想he

东家宁
【破镜不重圆,换男主!】我与季烆成亲那日,文喜送来了求救信。“袅袅,文喜危在旦夕。”沉默许久,季烆说,“我得去救她。”文喜不是季烆的朋友,也不是他的亲人,更不是他的爱人,准确的说还是他憎恶厌恨之人。十年前,为了救人,我重伤昏迷,一睡不醒。文喜就是我救的那个人。若非出了这场意外,我与季烆早该成了婚。因此,季烆恨极了她。“今日是你我结侣大典,五州四海有名有姓的人物皆已入席。季烆,你若离开,可曾想过后果
都市 连载 22万字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璃言
12:00更新。下一本写《你不是喜欢我吗?》文案在下面球球收藏~岑希长得漂亮脾气好,从小被人捧着到大,就没有过不顺心的事。 直到大学开学,他惨遭滑铁卢。 新室友是个冷面直男。 染了一头银发,戴着个很凶的耳钉,后颈还有道黑蝎纹身,看着就脾气很坏,很叛逆很不好惹。 岑希小心翼翼,一点都不敢招惹他。 结果新室友入住的第一天,就把他给凶哭了。 - 岑希从来没受过这种气。 他很气,又很怕,到处躲着新室友走。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我真不知他是皇帝

我真不知他是皇帝

猫说午后
蒋星重前世生活幸福美满。爹娘疼爱,出身高贵,还有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夫。怎料刚登基的皇帝能力不行,导致国家烽烟四起。蒋星重从此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最终死在路上。重生后,蒋星重深知无国便无家的道理。心里只剩一个念头,要趁国泰民安,给国家换个有能力的好皇帝。她父兄忠臣良将,实在不是造反的料。于是她便把主意打到跟随父亲习武的那位少年身上。他实力不俗,文武双全,心底善良,还颇有野心,实乃谋朝篡位不二人选。于是
都市 连载 13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港岛夜色

港岛夜色

种瓜
[港圈阴郁大佬×清纯钓系美人][年龄差/上位者为爱发疯/双向救赎/破镜重圆]据传言说,梁序之出身港城顶级豪门,作为万泰地产背后的掌舵人,手段阴辣狠厉,平日深居简出,很是神秘。只有少数人知道,梁序之腿上有伤,不利于行,出行时一直以轮椅代步。当然,这也是在他面前无人敢提起的禁忌。-钟晚初来港城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她跟梁序之是云泥之别,也从未曾想过能跟他有任何交集。直到某个潮湿的雨夜,在高档酒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晨曦岛屿
祁宴凝,原雍朝尚衣局大总管,服饰妆造手艺京城一绝。意外死后,他竟成了一个参与选秀被全网黑的戏子?接受完原主记忆,大总管冷冷一笑,果断退出,转头以造型师的身份加入了另一档选秀。 这档选秀,从选手到节目组,审美奇葩,妆造辣眼,被辣评为“选丑101”。没想到从祁宴凝加入之后,节目组突然支棱起来。硬汉硬拗花美男人设?祁宴凝压着人将头发剪成板寸,一件贴身黑衬衣让他成为A爆热搜的男人。小甜甜长相可爱却行为油腻
都市 连载 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