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城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若遇浅香www.kaffehut.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小触手和平安等诡怪的眼里,吕向财用力拽住青年的动作和动粗没什么两样,当下就怒了。

小触手伸出还没彻底长出来的半截鼓包,诸多阴魂化作森冷阴郁的雾气。

它们同时钳制住吕向财的胳膊,向他发出威胁的咆哮。

——放手!

诡怪由怨恨不甘等诸多负面情绪而生,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类。

它们残暴、极端、暴躁易怒、占有欲和领地意识极强。越是强大的诡怪越不能容忍被忤逆,特别是在情绪上头的时候。

吕向财双眼一红,皮肤接二连三浮现出青紫色的尸斑,反手朝阴魂们打过去:“给我滚开!”

“吕向财!”谢叙白忽然怒喝道,“想离开这里就给我停手!”

“离开”两字犹如缰绳套下,狠狠勒住吕向财的身体!

他的手僵在半空,震惊地看着谢叙白:“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死也想要离开这里?

谢叙白趁机把阴魂们和小触手全都捞过来,严严实实地护在自己的身后。

看着神情恍惚的男人,他冷静发问:“平安,就是我家狗子,之前一直被困在某个地方出不去,是不是就是你所说的循环?你也被困在盛天集团没法离开?”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谢叙白快速且条理不紊地讲述起昨天发生的经历。

只是在听到诸如“副本”和“玩家”的字样时,聚精会神的吕向财会下意识露出一抹茫然的神色。

谢叙白眉宇微蹙,正思考用什么隐喻来避开那股干扰吕向财认知的力量。

后者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不用说了,那些应该不是我能认知的知识。”

以往他都用这话来告诫谢叙白好奇心不能太重,没想到现在风水轮流转,用在了自己身上。

可说出这话不代表吕向财选择释然。

只见他的嘴角疯狂上扬,双目猩红,死死地盯住青年。

专注、偏执、狂喜。

一张脸像打翻了颜料瓶一样五彩斑斓,诸多情绪压都压不住,比刚才更加魔障!

吕向财心想,他的【级别】远高于谢叙白,后者却能认知到连他都无法触及的禁忌知识,这说明什么?说明谢叙白就是一个可以打破常规的变数!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

“吼!”

在他们的身后,狗子平安从灌木丛中飞跃而出,獠牙外露,吼声带颤。

不是害怕,而是忽然察觉到吕向财对谢叙白的觊觎,已然濒临暴怒发狂的边缘。

诚然,狗子能感觉到盛天集团大厦里有一位极为强大的存在,随手就能捏死自己。

但要是吕向财敢对谢叙白出手,它就是拼着魂飞魄散,也要咬下对方的一块肉!

小触手也是一样,现在的它,非常、非常的不高兴。

漆黑身躯化为狰狞扭曲的阴影,眨眼扩散到整个门廊和广场花坛,森寒可怖的气息径直爆发!

盛天集团门口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直接影响到这附近的所有“人”。

5到15层的组长抱着脑袋瑟瑟发抖,16层到22层的主任主管手一哆嗦,名贵酒水撒了一地。

23层到27层的高级经理马不停蹄地远离落地窗前,27到30层的总监打消看热闹的心,闭上眼睛原地装死。

还有31层的董事会,正吵得面红耳赤,有几个刚撸起袖子准备肉搏。

结果底下剑拔弩张的气息一传开,圆桌前的人全部僵住,沸沸扬扬的争吵声瞬间压低了三分。

就连位于最顶层的那位,也漫不经心地朝下面睨来一眼。

注意到那“视线”时,宛如一盆冰水兜头淋下,吕向财满脑子走火入魔的想法瞬间惊散。

他汗流浃背地挡在谢叙白的身前,释放大量气息遮住宴朔的“视线”,干笑道:“没事宴总!我们在讨论工作交接的问题,有几个职员的手脚不干净,实在让人气愤,哈哈哈……”

作为当事人的谢叙白,没有诡怪的感知力,但他会观察。

顺着吕向财脑袋仰起的幅度,他看向大厦的最高处。

盛天集团的各个楼层似乎有意做高,其他大楼的单一楼层,每层只有3米左右,它却可以高到4米乃至于5米。

因此整栋大厦看起来遮天蔽日,高不可攀。

谢叙白凝视着大厦顶层,一股强烈的、被注视着的感觉油然而生。

念白响起,证实他的怀疑。

【祂在看我。】

吕向财的说辞,宴朔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几百个呼吸后,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终于撤去。

吕向财浑身汗湿得像是从湖里捞出来的一样,胆战心惊地看向谢叙白。后怕与执念交织难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直至一道突如其来的轿车喇叭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且沉寂的氛围。

“嘀—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破镜重圆文女主不想he

破镜重圆文女主不想he

东家宁
【破镜不重圆,换男主!】我与季烆成亲那日,文喜送来了求救信。“袅袅,文喜危在旦夕。”沉默许久,季烆说,“我得去救她。”文喜不是季烆的朋友,也不是他的亲人,更不是他的爱人,准确的说还是他憎恶厌恨之人。十年前,为了救人,我重伤昏迷,一睡不醒。文喜就是我救的那个人。若非出了这场意外,我与季烆早该成了婚。因此,季烆恨极了她。“今日是你我结侣大典,五州四海有名有姓的人物皆已入席。季烆,你若离开,可曾想过后果
都市 连载 22万字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璃言
12:00更新。下一本写《你不是喜欢我吗?》文案在下面球球收藏~岑希长得漂亮脾气好,从小被人捧着到大,就没有过不顺心的事。 直到大学开学,他惨遭滑铁卢。 新室友是个冷面直男。 染了一头银发,戴着个很凶的耳钉,后颈还有道黑蝎纹身,看着就脾气很坏,很叛逆很不好惹。 岑希小心翼翼,一点都不敢招惹他。 结果新室友入住的第一天,就把他给凶哭了。 - 岑希从来没受过这种气。 他很气,又很怕,到处躲着新室友走。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我真不知他是皇帝

我真不知他是皇帝

猫说午后
蒋星重前世生活幸福美满。爹娘疼爱,出身高贵,还有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夫。怎料刚登基的皇帝能力不行,导致国家烽烟四起。蒋星重从此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最终死在路上。重生后,蒋星重深知无国便无家的道理。心里只剩一个念头,要趁国泰民安,给国家换个有能力的好皇帝。她父兄忠臣良将,实在不是造反的料。于是她便把主意打到跟随父亲习武的那位少年身上。他实力不俗,文武双全,心底善良,还颇有野心,实乃谋朝篡位不二人选。于是
都市 连载 13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港岛夜色

港岛夜色

种瓜
[港圈阴郁大佬×清纯钓系美人][年龄差/上位者为爱发疯/双向救赎/破镜重圆]据传言说,梁序之出身港城顶级豪门,作为万泰地产背后的掌舵人,手段阴辣狠厉,平日深居简出,很是神秘。只有少数人知道,梁序之腿上有伤,不利于行,出行时一直以轮椅代步。当然,这也是在他面前无人敢提起的禁忌。-钟晚初来港城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她跟梁序之是云泥之别,也从未曾想过能跟他有任何交集。直到某个潮湿的雨夜,在高档酒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晨曦岛屿
祁宴凝,原雍朝尚衣局大总管,服饰妆造手艺京城一绝。意外死后,他竟成了一个参与选秀被全网黑的戏子?接受完原主记忆,大总管冷冷一笑,果断退出,转头以造型师的身份加入了另一档选秀。 这档选秀,从选手到节目组,审美奇葩,妆造辣眼,被辣评为“选丑101”。没想到从祁宴凝加入之后,节目组突然支棱起来。硬汉硬拗花美男人设?祁宴凝压着人将头发剪成板寸,一件贴身黑衬衣让他成为A爆热搜的男人。小甜甜长相可爱却行为油腻
都市 连载 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