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若遇浅香www.kaffehut.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啊,我说,你就这么直接问出口了?都不怕死的么。”

切西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困扰的神色,看伊延的眼神很无语。

厄瑞波斯和之前的青年都站到了时蕤身后,双方竟然不约而同地短暂放弃了

对彼此的敌视,自然而然地开始一致对外。

他们这几人刚才还在合作战斗,现在就产生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伊延笑吟吟地反问切西尔:“难道你觉得时蕤是会恩将仇报的人吗?”

他的话是对切西尔所说,目光却直视着时蕤。

那张漂亮的小脸还有些茫然,瞳孔微微扩大,明显是被戳破身份之后反应不过来的惊讶和呆滞,嫩白的手指都攥紧了。伊延顶着那只高级虫族的威压说出这句话,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沾湿了,要竭力忍住才不会被那从空气中里渗死亡,如影随形。

切西尔狠狠朝他翻了个白眼:“忠诚的狗突然反噬主人的事难道还少见吗?”

这两个虫族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内斗了,虫母消失了几十年之久,时蕤手中的链子还能牵得紧吗?

时蕤张了张嘴,弱弱地表示:“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们的。”

他转过头,对身后的两只虫族说:“厄瑞波斯,还有....卢卡斯,我可以叫你这个名字吗?

天地在瞬息之间都安静下来,风声、喧嚣、还有呼吸都在这一刻几不可闻。

那只高级虫族在无法克制的亢奋激动之中,让周遭的世界都化为死寂的幽谷。

赐名。

一虫族中上位对下位行使的一种权力。

然而对他们自身来说,虫母的亲自赠名,完全不亚于是一种盛大的荣誉、恩典。

众人不由一愣,饶是早有心理准备,见到这一幕还是会心里一惊。

时蕤之前没有反驳的话,还有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证实着一件事一

他即虫母。

高级虫族,现在应该说是卢卡斯了,他听见时蕤说完的这句话后,苍白的俊美脸庞都染上了红。心中更是涌上一股狂喜,滚烫的情感都要从那冷血无情的肉/体中喷薄而出。他惊喜交加地说:“当然,感恩....非常感恩您的赐名,这将成为我无与伦比的荣耀。卢卡斯为您献上血与火的忠心,您的光辉定会照耀万世。”“母亲。’

他的恭敬、因为过分激动而控制不住的猩红复眼里密密麻麻都倒映着时蕤清瘦的身影,锋锐的口器仅仅出现了几秒后又慌慌张张地收了回去。时蕤甫一端正小脸的神色,两只来自虫族、由他亲自创造出来的虫族战士竟然就单膝跪地,脸上露出掩藏不住的忠诚狂热,宛如朝拜一般的神情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切西尔他们还有点怔忪。

在星际时代虽然尚存帝国制度,但一部分王室只是一种象征和吉祥物。即使有真正掌握实权的王室,在帝国中也依然信奉强者为尊,王室成员弱小的则会被摒弃,像是这样献上全身心的崇拜还是少见。或者说,几乎见不到。

怪不得当初的虫族能够挥剑占领几乎整个九十银河域。

对虫母的狂热信念和拥有的强大力量,究竟什么做不到?

其实时蕤也觉得有些别扭,怎么看都好像带了点中二病的感觉。

他刚刚差点就被厄瑞波斯和卢卡斯的动作惊得忘记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思考了一下,才说:“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三个人,在流浪星域,他们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切西尔的话,我在流浪星域根本活不下去。”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种种,都清清楚楚地留在时蕤的脑海里,他还朝着切西尔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伊延啧了一声,然后开口说了句:“我还以为在你经历了我的事情之后,已经封心锁爱不愿意再帮任何人了。果然,是没有遇见想帮的人吗?”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切西尔哼了一声:“好心还是有好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多过祸害的。”

他们两个的争锋相对影响不到其他人。

厄瑞波斯和卢卡斯对虫母的一切命令都严格执行,他们垂下眼眸,恭敬地说:“谨遭您的一切指令。”时蕤闻言松了口气,赶紧说:“你们先起来。”

两只虫族很听他的话,乖乖站起来后,又一左一右立在他身旁,像是两个忠诚的护卫。

相貌出色,实力也属于顶尖的一批。正像是猛虎守护娇嫩的玫瑰。

切西尔转过头,眉毛扬了扬:“佩特里乔瑞?时蕤?”

不用真名很正常,不过不妨碍他调侃。

时蕤脚趾都快抠地了,他不去看在场任何一个人的神情,脸颊红红地说:“嗯,那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在虫族帝星上的称谓。”玩游戏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名了,不然的话游戏里的NPC称呼起来得有多强烈的羞耻感啊。

虽然虫族都称他为“妈妈”“母亲”或者是一“王”。

时蕤这句话很直白了,可以说他已经承认了自己正是之前虫

失踪的那位虫母。不是从其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破镜重圆文女主不想he

破镜重圆文女主不想he

东家宁
【破镜不重圆,换男主!】我与季烆成亲那日,文喜送来了求救信。“袅袅,文喜危在旦夕。”沉默许久,季烆说,“我得去救她。”文喜不是季烆的朋友,也不是他的亲人,更不是他的爱人,准确的说还是他憎恶厌恨之人。十年前,为了救人,我重伤昏迷,一睡不醒。文喜就是我救的那个人。若非出了这场意外,我与季烆早该成了婚。因此,季烆恨极了她。“今日是你我结侣大典,五州四海有名有姓的人物皆已入席。季烆,你若离开,可曾想过后果
都市 连载 22万字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女装钓到直男室友后

璃言
12:00更新。下一本写《你不是喜欢我吗?》文案在下面球球收藏~岑希长得漂亮脾气好,从小被人捧着到大,就没有过不顺心的事。 直到大学开学,他惨遭滑铁卢。 新室友是个冷面直男。 染了一头银发,戴着个很凶的耳钉,后颈还有道黑蝎纹身,看着就脾气很坏,很叛逆很不好惹。 岑希小心翼翼,一点都不敢招惹他。 结果新室友入住的第一天,就把他给凶哭了。 - 岑希从来没受过这种气。 他很气,又很怕,到处躲着新室友走。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我真不知他是皇帝

我真不知他是皇帝

猫说午后
蒋星重前世生活幸福美满。爹娘疼爱,出身高贵,还有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夫。怎料刚登基的皇帝能力不行,导致国家烽烟四起。蒋星重从此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最终死在路上。重生后,蒋星重深知无国便无家的道理。心里只剩一个念头,要趁国泰民安,给国家换个有能力的好皇帝。她父兄忠臣良将,实在不是造反的料。于是她便把主意打到跟随父亲习武的那位少年身上。他实力不俗,文武双全,心底善良,还颇有野心,实乃谋朝篡位不二人选。于是
都市 连载 13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港岛夜色

港岛夜色

种瓜
[港圈阴郁大佬×清纯钓系美人][年龄差/上位者为爱发疯/双向救赎/破镜重圆]据传言说,梁序之出身港城顶级豪门,作为万泰地产背后的掌舵人,手段阴辣狠厉,平日深居简出,很是神秘。只有少数人知道,梁序之腿上有伤,不利于行,出行时一直以轮椅代步。当然,这也是在他面前无人敢提起的禁忌。-钟晚初来港城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她跟梁序之是云泥之别,也从未曾想过能跟他有任何交集。直到某个潮湿的雨夜,在高档酒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晨曦岛屿
祁宴凝,原雍朝尚衣局大总管,服饰妆造手艺京城一绝。意外死后,他竟成了一个参与选秀被全网黑的戏子?接受完原主记忆,大总管冷冷一笑,果断退出,转头以造型师的身份加入了另一档选秀。 这档选秀,从选手到节目组,审美奇葩,妆造辣眼,被辣评为“选丑101”。没想到从祁宴凝加入之后,节目组突然支棱起来。硬汉硬拗花美男人设?祁宴凝压着人将头发剪成板寸,一件贴身黑衬衣让他成为A爆热搜的男人。小甜甜长相可爱却行为油腻
都市 连载 18万字